「愛的珠寶」~Emily的樂活人生 | 心。美學 | Emily(吳昌怡)

emily1

從小,我就有老人緣,一出生,奶奶就送了我個見面禮,玉鐲ㄧ對。小時候最期待過年,因為過年可以看秘密盒子裡面的珠寶首飾,
那是爺爺奶奶漂洋過海帶來的老古董收藏,
也是爲我後來成為珠寶設計師,埋下的ㄧ顆種子。

以前跟著爺爺奶奶,參加他們的老朋友聚會,
老人家們特別喜歡我,應該是來自於~在家長輩們的耳提面命,重視我的日常生活教育。
這些老先生老太太有學問的,有地位的不少,
陪老人家們打麻將有規矩,
喝茶、聊天、吃飯的應對進退也要講究,
甚至對各家老幫傭爺爺婆婆的禮貌,孫子輩的我,絲毫不能馬虎,陪老太太們到廟裡唸經、參加法會、吃素食,更是學著行禮如儀,
這群我從小跟著的老夥伴們,要是活到今天,也都百歲人瑞了。
開始珠寶創作的時候,也有ㄧ位長輩很疼我,他是中華賓士的常駐監察人林聲飛代表,我的第一件珠寶創作是隻蜻蜓,
不知哪兒來的靈感~我把珠寶當微雕塑,

用大溪地的南洋黑珍珠與淺紫色的淡水小米珠,以及18K金做的設計,走過大江南北的老人家看了極喜愛,
跟我說:昌怡啊!這件作品設計的真好,我要帶五隻到德國,送給Mercedes-Benz 總裁和各國代表們的夫人,
於是我第一隻創作的蜻蜓飛過千山萬水,到了德國。

因為這個鼓勵,我開始認認真真走我的珠寶創作路。
當時,我的生活被貴重寶石、設計工作、記者會、品牌發表會、友善的媒體採訪、朋友長輩們的活動餐敘邀約⋯塞的滿滿的。
多年後,有一天,我選擇歸零,
到紐約長島,過了段沈澱放下一切的日子,
不是我不愛珠寶創作了,
而是~有ㄧ種能量的累積叫出走。
有人說:小愛的朋友~非富即貴即名人。
也有朋友說:妳怎麼能遊走於繁華世界與田野山林?
還有朋友問我:妳如何在物質與修行之間取得平衡?
其實,如同我的創作,
ㄧ直以來持續進行著~
只是每個階段用的素材不同,
珠寶設計~恰巧用的是貴重寶石罷了。

同樣,在我的眼裏,
與人相交,不會專注於外在條件的表相,
而是當下彼此的靈魂本質~能不能有對話。

朋友有緣深緣淺,
不同階段的價值觀,或者目標目的不盡相同,
必須尊重個人的因緣、業力、果報。

繁華或山林,物質或修行,都不必太執著,
人與人之間的緣起緣滅,珍惜但無需太依附。

每個跟小愛走過生命ㄧ小段或ㄧ長段的朋友,
我都能說出「只屬於我們之間的革命情感小故事」,
與「我們ㄧ起走過的心靈成長路」,
這才是無可取代「愛的珠寶」!

我要留言